素衣诗经

大爱ec鲨美ET AL

【混同】刑侦科特别行动小组 章二十三 终章

爱篮球的分叉眉:

刑侦科特别行动小组 章二十三 终章


“出什么事了?!”马克听着耳机里的声音不对,赶紧问道。虽然他不在现场,但现场杂乱无章的枪声突然变得静默,而且一点人声都没有,怎么想都是出了问题。


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听见哈尔的声音,“马克,把跟警察约定的时间延后一些,我们要处理一点事。”


马克也没问太多,应了一声好。


*********


哈尔从背后捏住了几个人的后颈将他们放倒,又看了眼脚边被拧断了脖子以诡异的姿势倒在地上的五六个人,小心地走了过去。


没人想让事态变得像现在这样糟糕。就算这场夺权他们赢了,但现在的情况,他们中真的没有一个人想要去面对。


这是一场意外,一场由无心之人的一颗子弹造成的一场意外。这颗子弹放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,而这个恶魔杀掉了房间里将近一半的人。


哈尔夺过一旁被吓得发抖的几个保镖手里的枪支,顺手拆散了扔在地上,他冲他们一笑,“今天什么都没发生,你们昨天就被你们的老板解雇了,今天根本就没来这里,懂吗?”


几个人急忙点点头,哈尔指了下门口,几人立刻飞奔着离开了。


哈尔叹了口气,跟丹尼尔一起站在皮特旁边看威尔逊给皮特绑绷带,“威尔逊,你现在送皮特去医院,这里我们来处理。”


威尔逊绑好绷带,在皮特脸上拍了两下轻声说了一两句话,头都没抬直接抱着皮特就跑了出去。


丹尼尔现在还有点没回过神,他看着一地死的死被放倒的放倒的一群人,转头问哈尔,“到底怎么回事?那个男人是谁?”


“一个被皮特拴住的恶魔。”哈尔皱了皱眉,“你不是来拿钥匙的吗?现在不是正好?”


“我是来偷钥匙的。”丹尼尔也皱了皱眉,“谁知道会激怒一个恶魔啊,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沃尔特敢抓巴里却不敢碰皮特了,你要是有他一半狠,巴里也不会被抓。”


哈尔笑了一声,“我要真有他一半狠,我就不会退出00特工的选拔了。而且巴里他喜欢的是现在这个我,而不是变成威尔逊的我。我们该庆幸威尔逊只是想冲到皮特身边,杀掉的是周围挡路的人,否则,现在躺着的这些人里不会有一个还活着。”


“现在怎么办?我们还要清理现场?”丹尼尔问。


哈尔刚要回答,突然达斯汀叫了一声,“沃尔特你别跑!”


达斯汀才站起来想去追沃尔特,就被克里斯拉住一把压回了桌子下面,“你别出来,外面的东西你别看!”


达斯汀刚要抗议,跑到门口的沃尔特惨叫一声就被一个人踢了进来。丹尼尔一看,突然乐了,“邦德你来得还真及时,不过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?”


大家都没见过这么狼狈的邦德,不仅身上的西服划了好多道的口子,沾满了灰,头上身上还沾了不少的血,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。


邦德没理会丹尼尔的调侃,被沃尔特折磨了这么久也亏得他居然还有心情,邦德板着张脸,“我那边刚解决,你们钥匙拿到了吗?”


丹尼尔干笑了一声,走到沃尔特身边,在他身上摸了几下,却没发现钥匙。


“没有吗?”邦德环视了一周,看见桌子旁被流弹打中已经昏过去的特雷斯勒,指了指,“搜一下他。”


丹尼尔过去搜了一下,摊开手摇了摇头。


沃尔特挣扎着爬了起来,刚准备说什么就被邦德在后颈打了一下倒了下去。


哈尔又叹了一口气,往前走了几步,“怎么一个个脾气都这么大,邦德你解决了你的事,马克和爱德华多帮我救出了巴里,克里斯和达斯汀完好无损,沃尔特和特雷斯勒都躺在这儿了。也就皮特运气差一点,虽然杀人不对,但是如果威尔逊不杀,我们几个也不一定能一点伤都不受站在这里说话。总的来说,还算圆满的结局吧。”


“可惜没找到钥匙。”丹尼尔有点遗憾地耸了耸肩,“不过把沃尔特交给警察之前,应该可以让我先玩几天,迪伦已经答应我了。”他又看向还在桌子后面按着达斯汀的克里斯,敲了敲自己的耳朵,那里面有Q特制的耳机,“克里斯,你的反转戏很好看。对了,没有钥匙应该没关系吧,反正你也不是真冲着钥匙来的吧?”


克里斯点了点头。


“OK。既然我们达成了一致,那就收工吧。”哈尔拍了拍手,“警察会晚两个小时才来,邦德,麻烦你叫00科过来处理一下现场吧?这种大面积死伤的场面还是不要报道出去为好吧?”


邦德看了下表,“听到你们这边没声音了我就猜到是威尔逊他出手了,00科的现场处理小组估计还有两分钟就能到达。”


丹尼尔笑了笑,“那我们可以先撤了吗?”


*********


回到了自己家里的克里斯将达斯汀叫到了客厅里,两人坐在沙发上,前面的电视还放着沃尔特贩卖人口器官的罪名落实,案件正在审理中的新闻。


“你找我做什么啊,还搞得这么正式。”达斯汀擦着还滴着水的头发,身上也只套了一件浴袍。


“给你看一样东西,今天不看,明天就没机会了。”克里斯一边说,一边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放在达斯汀面前,“打开它。”


达斯汀看克里斯一脸神神秘秘的,不禁也好奇了起来。他把盒子拉到自己面前,打开之前还看了克里斯一眼。随着盒子打开,三枚精致的钥匙出现在了眼前,没有了之前那些小划痕,三把钥匙都被清洗过还重新镀上了金,惊讶过后达斯汀小心地把其中一个取了出来,在日光灯的照射下上面粉色的宝石就像在发光。


“那天不是说没找到钥匙吗?”达斯汀奇怪地问,“难道后来警察又找到了?”


克里斯摇了摇头,“警察找到就会被当做证物不还给我们了,这个是丹尼尔给我的。”


“丹尼尔?”达斯汀想了一会儿,心领神会地笑起来,“虽然不怎么认识他,不过没想到他心竟然这么细,连这点都想到了。”


“是啊。这一次我们是交到了不少值得交的朋友。”克里斯把达斯汀手里的钥匙拿过来,说,“我打算把这枚钥匙还给特雷斯勒,其他的留下来。”


“为什么寄给他?”达斯汀问。


克里斯笑了笑,“虽然他和母亲离婚了,但是母亲还是爱他的,这一辈子,母亲确实也只爱他一个人。他当年把这个送给母亲,现在母亲不在了,我们就把这个还给他吧。”


达斯汀想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
*********


看着威尔逊在厨房里忙来忙去,皮特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,但他又实在想吃茶几上果盘里放着的橙子。试着自己切了一下,但才开始愈合的手臂压根使不上力。


皮特小声叹了口气,耳朵灵敏的威尔逊在下一秒就窜了过来,紧张地看着他,“是伤口疼了吗?”


“不是。”皮特笑着摸了摸威尔逊满是疤痕的脸,“碗你别洗了,明天早上跟早餐碗一起洗吧。”


“好。”威尔逊顺从地点了点头,发现皮特手指上留了一点橙子香,便笑了起来,“你是不是想吃橙子?”


皮特微微睁大了眼,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*********


“有精力请我吃饭说明你事情都解决了。”Q把盘子里的牛排切下一块送到嘴边,“听哈尔说现场很糟糕,你怎么清理的?”


邦德给Q倒了一点红酒,问:“还记得我拿走的那个生物碱毒药吗?”


Q微微蹙了蹙眉,“你把它用在处理现场上了?”


“活人都清理出去了,在死人身上用这个,到时候医检报告才有话可写。”邦德举起酒杯,并不打算把所有的事都告诉Q。他笑了笑,和Q碰了杯,“为我们接下来一个月的假期庆贺!”


Q笑着喝下杯子里的红酒,调笑道:“说不定M让你休半个月就召唤你回去了……”


*********


“乔!”巴里欢快地一路小跑向在医院门口等着他的乔,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
“恭喜出院!”乔回报住他,又把他拉开一些仔仔细细看了他一遍,“气色不错,腿也完全好了?”


“嗯。”巴里朝还站在后面的哈尔招了招手,“快过来,哈尔,我们回家去。”


乔看着巴里和哈尔两人弯着腰坐进车里,欣慰地露出了一个笑。看来沃尔特的绑架没有对巴里的心理造成太大的影响,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,手和腿也都恢复得差不多了,虽然不能恢复到以前,但普通的站立、走、跳问题都不大。


“对了,乔,你知道吗,哈尔去应聘飞行员居然应聘上了!”巴里嘴上虽然在损着哈尔,但满脸的笑意却显示出他心里究竟有多高兴,“不过我还是要留在警队里的,外勤不能做了,单纯做个法医还是可以的吧!”


旁边的哈尔捏了捏巴里的耳朵,跟着他一起笑起来。


*********


丹尼尔看着来自己家里把人扣走的迪伦,还想再争取一下,“不能再留一天吗?我还没用他当飞牌的靶子呢。”


“不能。”迪伦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丹尼尔的要求,“今天已经是极限了,沃尔特必须接受制裁,你玩得开心也要考虑一下司法局那边,没犯人他们怎么要求法院开庭啊。”


丹尼尔有点失望地点了点头,“好吧,那你们一定要让他多在监狱里蹲几年!”


迪伦押着沃尔特进入了警车,自己则重新回到了房子里,看丹尼尔还坐在沙发上发呆,不禁上去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卷发,“中午一起吃饭?”


*********


爱德华多拿着两本订好的文件到客厅里找到了马克,他把文件往前一递,问:“你不解释一下这个吗?”


马克看了一眼文件,显得十分淡定,“这是辞职报告,我的那份已经签好了,就还剩你的了。”


爱德华多盯着马克一会儿,将辞职报告放在了茶几上,坐下来,“辞职了你打算干什么啊?”


马克笑了笑,把爱德华多的手拉过来,“我先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
爱德华多看着他。


“你给我的那三十万我可能还不了你了。”


爱德华多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问了一句,“为什么?”


马克拍拍他的手说了声“等我一下”就跑出了客厅,很快他就拿着一个文件夹回来了,“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

爱德华多走马观花地翻了一下文件夹的内容,越往后翻就越是吃惊,翻到最后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马克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你……你什么时候开的公司?!”


“开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马克说,“目前市值还不高,所以我想用34%的股份聘请你做我的CFO,工资另外再算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”


“天哪,天哪马克……”爱德华多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转了两圈,他最后拉住了马克,“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……”


马克耐心地等着他,直到爱德华多再一次坐下来仔细地看那份文件,“所以,这是个CFO的聘用合同?”


“对。”马克看着终于平静下来的爱德华多,将合同翻到最后一页,“你先看看,同意的话就在最后一页签字。”


爱德华多看着马克,止不住地笑着问:“我可以提加工资的要求吗?”


马克揉了揉他的头发,在他嘴唇在偷了一个吻,“看你工作表现?”


爱德华多将马克推开了一点,快速在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
———全文完结———


终于把这篇完结了,虽然可能有烂尾的嫌疑,不过也算是完结了吧!


最近爬到了胖胖球的龙獒坑里,暂时可能不会写ME了。不过还是很高兴能写完这篇文。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
热度(46)

  1. 素衣诗经爱篮球的分叉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ryeong爱篮球的分叉眉 转载了此文字